虚拟偶像这块蛋糕究竟怎么吃?

侃科技王新宇 2018-10-25阅读:

最让市场摸不清头脑的95后、00后消费群体,越来越有研究价值,尤其是那些为二次元买单的年轻人。

他们为游戏大肆氪金,为喜欢的偶像、角色购入无数周边,为集齐全套特典、赠品疯狂消费。互联网平台们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方设法搞懂他们所谓“爱”为何物。

作为二次元文化产物之一的虚拟偶像,更是集所有内容和消费场景于一体,只是要想做好虚拟偶像的社区和粉丝生意,并不简单,聚集了大量二次元人群的克拉克拉又将如何实现?

为次元的热爱转身

在克拉克拉2周年发布会上,克拉克拉发布了新的布局方向——虚拟偶像,同时,将打造虚拟偶像互动第一平台作为未来的目标。这一举措让原本以声音为主要载体的社交和内容平台定位,得到了二次元属性的进一步强化,完善了95后二次元互动兴趣社区的构建。

据了解,克拉克拉做的并不是简单的推出一个或者一系列固定的虚拟偶像形象,而是想要打造一个虚拟偶像互动平台。

简单来说,就是基于社区用户的需求,推出虚拟直播功能,并开放虚拟形象定制服务。以此让普通主播、用户皆可成为虚拟偶像。克拉克拉所使用的技术能让虚拟偶像直播像视频直播一样简单易行,用户只用一台手机即可打造属于自己的虚拟偶像。

用户可以不用绑定真人,便能更加可控的打造自己的影响力,增加更多互动性的玩法。

图:克拉克拉(KilaKila,原红豆Live)2周年发布会

换一个角度理解,在风靡一时的《头号玩家》中,主角所在的游戏就是每个玩家都拥有自己虚拟形象的世界。克拉克拉的虚拟偶像计划,简单来看是帮助平台用户创建自己的虚拟形象,而形象的本身其实是避免真人出镜的尴尬,在直播过程中容错率高,从而鼓励更多不愿抛头露面的二次元用户主动发声来到前台。

再来看“偶像”这一概念,不同于直播平台的真实形象社交和网红培养,基于一个个虚拟偶像,克拉克拉圈定的是二次元粉丝的参与度和忠实性。目前来看,市场上还没有过类似的尝试。

若要理解克拉克拉虚拟偶像的布局,需要追溯它的转型历程。二次元人群近些年随着逐渐丰富的内容,产生了多元化的偏好。有的最专注于游戏,有的热衷动漫,有的忙于同人二次创作……其中,声音作为支撑二次元世界的载体,笼络了一众“声控”。

在音频App扎根中国市场土壤的近几年,一时间出现了很多为满足“声控”群体需求的平台。语音直播平台红豆Live在不少知名的声优、唱见、Coser自发进入平台后,产生了独特的二次元氛围,首创的声图共享的直播模式更是迎合了他们的需求,于2017年5月转型主打二次元领域的娱乐互动,之后进行品牌焕新,更名为克拉克拉(KilaKila)。

与其他成立之初就打好算盘的平台不同,克拉克拉作为自发形成的二次元语音直播社群,根据平台用户需求不断进行了品牌、功能、服务的整合。目前,克拉克拉(KilaKila,原红豆Live)不仅局限于声音的形式,已经形成了直播、视频、对话小说等多样的产品形态。

克拉克拉的经历,契合了二次元群体的天然气场,即用爱创造自己的世界。平台是先聚集二次元人群,通过内容运营的不断加强,后成功转身,进而从工具到平台,再到社区逐渐壮大起来的。搭建虚拟偶像平台,是克拉克拉创新的结果。

别样的粉丝生意

不能忽略的是,虚拟偶像市场仍拥有广阔的前景。“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偶像的成功,不仅只因这些偶像斩获了众多粉丝,还要考虑他们带来的巨大市场效应。

拿已经较为成熟的日本举例,根据Cyber-Agent的数据,日本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规模在2017年为219亿日元(12.7亿元人民币),相较于2016年增长2.2倍。两倍以上的增速,可见未来这一市场的前景。

虚拟偶像的本质仍然是粉丝经济。不过,目前来看,虚拟人物很难和粉丝保持实时互动,角色魅力不存在实际载体,在IP的打造,新粉丝的获取以及偶像的运营仍然存在很多问题。

具体来讲,大多数虚拟偶像是主要以完整的人设形象,加上配音获得一定的关注,先在音乐、动漫等内容作品中扩大影响,再以歌舞、演出等形式增强自身魅力,从而实现内容产品、周边商品、广告代言等多个方面的经济收益。

目前,国内已经诞生至少30名虚拟偶像,除了利用成功打造初音未来等系列虚拟歌手的VOCALOID技术创造那些知名虚拟歌手外,不少公司也开始覆盖音乐、漫画、游戏等多领域的虚拟偶像培育,比如荷兹、动漫《狐妖小红娘》中的涂山苏苏、蜜枝科技打造的安菟、来自玄机科技《秦时明月》的高月公主等。这些都是国内公司对于虚拟偶像这一新市场的探索。

不过,上述虚拟偶像的打造方法完全套用的效果难尽人意。

图:初音未来演唱会

单就技术方面来说,虚拟偶像多在网络中活跃,但不能与真实的艺人一样频繁参与、举行演出,这与资本投入不无关系。团队做出的成熟作品和演唱会、演出所需要的资本投入比想象中要高很多。VOCALOID为5人组合录一首歌,花费在100万元左右,12首歌的首次演唱会成本在2000万元左右。另外,虚拟偶像的出场费更无法与当红艺人相提并论,因此,就运营成本来说并不合算。

迄今为止,在虚拟宣发方面,整个中国内地市场仍旧处于懵懂和无规则状态,或者沿用三次元的真人宣发模式,或者干脆不宣发,企图依靠后期的作品口碑引起水花。这些公司做着打造初音未来一般殿堂级虚拟偶像的梦,靠着舶来的经验,套用国内粉丝经济的模式,其实并没注意到二次元群体的真实需求。

告别“爆款”逻辑

虚拟偶像不是必须与三次元真人偶像相提并论,也并非多么看重谁正当红。这是因为,二次元形象的存在本身是可以变化的,设定可变,形象可控,只要拥有自己的世界观,它的灵活度便可以自由延展。因此,死磕讨喜的“爆款”并没有抓住二次元群体的心理需求。

克拉克拉打造虚拟偶像的思路恰恰迎合了二次元人群意愿发挥自我创造性的心理。降低每个用户参与门槛,让虚拟偶像“日常化”,成为靠自己经营的形象,这一点与活跃在其平台上的大量优质声优、二次元头部COL人群的带头作用有关。

图:声优阿杰在KilaKila直播

例如,阿杰、夏磊、边江、藤新、山新等声优在二次元人群中人气颇高,而这些知名声优背后的声优工作室,例如729声工厂、北斗企鹅、音熊联盟、光合积木等,均已入驻克拉克拉进行开播。拥有大量粉丝拥簇的网配团体SCC7000、琅声雅集等也已入驻了克拉克拉平台。

克拉克拉自带“二次元”的标签,是目前全网第一声优直播互动平台,有着大量能成为虚拟偶像的主播与用户。从声优直播互动时开始,这些头部用户就已经不断为平台的内容、话题创作提供直接支持,也使平台运营更深刻理解二次元用户的创造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技术是克拉克拉确保入门低门槛的关键。其自研的表情驱动算法,解决了如何应用单目摄像头获取到的2D人脸特征,驱动3D画部表情的技术难题。让普通手机也可以达到类似iPhone X的虚拟直播效果。更是在原生3D引擎技术上得到突破,让虚拟偶像在直播互动时能平滑继承已有的直播间互动功能,大大优化了用户体验。此外,平台还拥有广州创幻科技、ZingFront等多家顶尖美术/技术团队支持。

目前,克拉克拉已融资1.2亿元人民币,这一方面是来自市场的认可,另一方面,资金储备将在未来技术、版权和运营等多个方面发挥作用。

克拉克拉的数据显示,目前克拉克拉已经达到Mau1000万/内容量,各类二次元活动总PV 达到16992w,与知名IP联动活动总参与量达到3000,000人次。二次元用户数量大且很集中,是运营效果的前提。另外,女性用户占据总用户数的70%以上,为虚拟偶像带来更多的市场想象力。

克拉克拉的创新模式值得参考,可以遇见的是,未来将有二次元声优、唱见、coser、画手们通过经营自己的虚拟偶像身份,达到深度互动,进行吸粉、固粉的同时也能为自己带来更多变现。市场并无必要纠结于重金制造大众偶像,发掘二次元群体本身的创造力、培养这一群体都认可的偶像更符合这一细分人群的需求。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侃科技王新宇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侃科技由资深媒体人王新宇运营,文章可见于界面、虎嗅、艾瑞、博客中国、知乎、雪球等科技专栏,并同步发布在今日头条、一点资讯、凤凰号、搜狐号、网易号、企鹅媒体平台、百家号等新媒体平台,累积阅读量过千万!
    分享本文到
北京彩票彩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