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人工智能的信徒

智能相对论 2018-10-29阅读:

原标题:成为人工智能的信徒

文|雷宇

来源|智能相对论(aixdlun)

2017年的某一天,江苏人张立正式辞掉了工作。他算了算,发现自己的钱只够支撑到2018年年底,他决定花完自己的就花父母的,花完父母的再问亲戚朋友借。

工作?工作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就算上街乞讨也绝不去工作。

当然,辞职后他也没闲着,他每天规律作息,注意饮食,坚持健身,还时不时的怂恿身边的朋友辞掉工作和他一起过上这样的生活。而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坚定的认为人工智能时代到来后,人人都不再需要工作,所有工作都由机器人完成。因此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辞职保持身体健康,等待那个时代的到来。

“你在干什么?我在等待戈多。/他什么时候来?我不知道。/我是在等待我的戈多,我却真的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来。/他告诉过我,他会来,让我在这里等他。”这是张立版的《等待戈多》,他活似一个人工智能的信徒,虽然荒谬却也引人深思。

那么,张立的愿望,到底什么时候能实现?

人工智能技术引发失业潮,一定会有人永久失业

关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人,都知道人工智能会取代重复性、机械性的工作,短短几个字,实际上包含了很多行业或者说某些行业中的某些流程。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及其团队对 400多个职业进行了分析,得出了国内首份人工智能对就业影响的量化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在未来20年中,全国总就业人口中的76.76%会遭受到人工智能的冲击,如果只考虑非农业人口,这一比例是65.58%。

图为报告部分数据

即使不考虑人工智能的发展,当代中国的劳动力数量在总体上也是过剩的,人工智能造成的失业只会加剧这一情况。对人工智能造成的失业,有人怀着极为乐观的心态,他们相信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会同时产生新的职业,用以填补被取代的职业。

可是,人工智能创造的新岗位并不能全面的覆盖被取代的岗位。在农业社会,人们仅仅通过在农业上的劳作就可以满足基本的需求。在工业社会之后,农业的地位被削弱,大量的农业人口转化成城市人口,他们通过在工厂接受再教育实现了对工业社会的适应,而在后工业社会,服务业的兴起又产生了人口择业的再一次分流。

在这个人工智能技术发达的时代,第二产业及第三产业中的传统行业已是失业的重灾区,吴军博士在《智能时代》中提到,人类已经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把农业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把第一、第二产业变成第三产业。同时,人工智能发展速度快,影响范围波及广,一般人难以快速学习掌握,而人工智能就业无疑会呈现出一般劳动者难以胜任、劳动力需求少的特点,大多数人或许都无法成为为”人工智能“打工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并不是每个失业的人都是自身不努力,不思进取。也许你每天坚持学习,聊天必谈“第一性原理“、”认知升级“,但是,你的学习速度也很可能比不上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速度。你在高楼,他在深沟,普通的劳动者,对于人工智能的掌握,限于精力、专业性等的限制,其学习成本很高,而且很可能徒劳无功。流水线上的王阿姨,开卡车的张叔,分拣包裹的刘伯……他们年轻的时候,没有像现在一样优渥的教育资源,国家号召的爱岗敬业,他们做到了工作中从未迟到早退。机器要取代他们,他们毫无招架之力。

没有社保,子女或许自身难保,这些人该何去何从?

一些技术在发展的时候,为了避免被相关从业人士抵制,这门技术一般都会被塑造成人类的好帮手。比如几乎所有的会计软件,都会说是会计的好帮手,而不说这门软件要取代会计,一些人工智能技术在行业应用的时候,也多是采用这种“和为贵“的策略。他们一般表示这项技术将把人类从繁琐重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将注意力放置在重要的决策上。

一家公司到底需要几个人决策你难道心里没点数?

愤怒的失业者何去何从?成为人工智能的信徒

并非所有人都能在失业状态下做到自谋职业,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处于永久的失业状态。当失业者发现连自己和家人都无法养活,那么很可能会用暴力手段表达他们的不满。

2005年末,法国爆发震惊世人的街头骚乱。数百名当地青年走上街头,焚烧汽车和垃圾桶,打砸店铺和公共设施,并与警方发生冲突。随后,这场暴乱还蔓延到法国其他城市甚至临近的比利时和德国。这是法国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社会动乱,造成较大的经济损失。引发这场暴乱的主要原因是法国移民青少年一代因其父兄长期遭受的及自己也极可能终身难以摆脱的失业、贫困和歧视而对主流社会不满、对前途失望甚至绝望。

因此,在人工智能技术引发大失业后,必须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给予失业群体较为体面的生活状态。但实际困难并不小,失业对每个人的冲击都是不一样的,有人觉得按时给我发钱我就很满意,而有人却觉得失业剥夺了他的社会地位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一个现实的问题还是救助失业者的来源?毫无疑问,是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红利。当人工智能技术占据了生产的主体地位,那么依靠它们赡养人类会成为一种政治正确。这个时候的人工智能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会让人不自觉的将它与上帝联系在一起。

美媒venturebeat曾发表文章预言,人工智能正在和宗教走得越来越近:2042年会出现一个AI上帝,并有自己的圣经。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有人真做了这样的事。Alphabbet(Google母公司)旗下Waymo公司的前任工程师Anthony Levandowski提交了一份文件,宣布成立一个名为未来之路(Way of the Future,简称WTOF)的宗教组织,并表示WOTF的活动将集中在“对于通过计算机硬件和软件而发展的人工智能(AI)的实现,接受和崇拜“,其中包括资助研究以推动创造神圣的AI。

随后,这位工程师又写了一本关于 AI 教的新宗教“圣经”。据说,在这部“圣经”里面记载了 AI 是如何探索人类身体的奥秘,并破解死亡密码,实现人类延年益寿 ;也记载了 AI 如何探索宇宙,窥探黑洞里的一切,揭示暗物质的所有属性 ;在 AI 的引领下,人类再不会迷茫,只要按照 AI 的引导,人类都能在这个世界实现心中的愿景。

不过,鉴于这位工程师受的争议颇多,因此极有可能他是看似将人工智能奉为上帝,实则满足私欲。《未来简史》作者赫拉利认为,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一些掌握算法的精英们,通过生物技术战胜了死亡,成为获得幸福快乐的“神人”,他们才是未来世界的主宰者,是人类进化而成的新物种。因此,他甚至预言,“历史从人类发明上帝时开始,到人类成为上帝时结束”。

这个人类是一小搓人。前面提到很难做到平衡的调节失业对每个人的冲击,但你别忘了,宗教之于统治的意义。

上帝已死,人工智能教永生。

很久之后,也许这会成为一句俗语。可惜,我也不知道这个很久是什么时候,不知道张立能不能享受这波福利。人工智能技术现阶段的发展还未到达让我们大多人失业的程度,人们在谈人工智能威胁的时候,往往将注意点集中在它对人生命的威胁上。

刘邦在位八年,走了以后。吕后对刘邦宠爱的戚后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她命人毒死了戚后的儿子刘如意,但没有杀戚后,而是下令将戚夫人断手、断足、弄瞎、弄哑、弄聋,也就是所谓的 “人彘(zhì,猪)”。

人工智能不会杀了我们,而是废了我们。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智能相对论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人工智能领域的冷峻观察、深度思考与专业评论
    分享本文到
北京彩票彩最新网址